365bet赢钱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 > 清风时评
适当之罚亦为赏

发布时间: 2018年11月26日

“真的很感谢你们,及时纠正了我的错误行为,让我不至于越陷越深,我真心感谢组织,感谢纪委的同志……”前不久,我回访了一名受过处分的年轻干部,原本以为他会有所抵触,去之前作足了如何开导的“功课”,不曾想他非但没有埋怨,反倒是感谢起我们,还说最近工作做的好得到了肯定,让我们既意外又欣喜。当聊起当时对他的处分,他笑着说道:“其实,表扬和批评在一定程度上是一样的,都是激励我们好好干事!”

的确,适当的惩戒又何尝不是一种激励呢?

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们一直强调要把纪律挺在前面,实践运用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,《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》、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都明确规定,要坚持惩前毖后、治病救人,抓早抓小、防微杜渐,为的就是切实改变今天是“好同志”,明天变成“阶下囚”的状况。

《周易·系辞》中孔子有云:“小人不耻不仁,不畏不义,不见利不劝,不威不惩。小惩而不诫,此小人之福也。”大意是说,人不知耻便不会仁,不畏惧就不会义,不见利就驱策不动,不惩罚就不会收敛。所以如果能及时地惩罚一个人,便不会做大的坏事,这反而是他的福气。——这就是智者对小惩大诫的深刻洞察。

之于党内监督,也是如此。要让咬耳扯袖、红脸出汗成为常态,对于心存侥幸、爱打擦边球、妄图在“大错不犯、小错不断”中谋取利益、规避惩罚的少数党员干部,更应当及时告诫、惩处,把纪律挺在前面,治未病、治小病才是对这些党员干部的最大最根本的爱护,看似轻罚,实为大赏。

不过,现在有的单位部门领导对班子成员及下属人员的日常教育、管理和监督仍不够重视,过分“爱惜羽毛”,对发现的问题,不敢红脸出汗,不想用、不会用、用不好“第一种形态”这剂“苦口”良药,奉行好人主义,以为多栽花、少栽刺就能高枕无忧。

实则不然,如在《淮南子·道应训》有这样一则故事生动阐述了惩戒与奖赏的故事。春秋时期,司城子罕辅佐宋君,一次他对宋君说:“国家的安危,百姓的治理,均取决于君王施行赏罚。这赏赐,是人们所喜爱的,就请您国君亲自执掌;那刑罚,是人们所怨恨的,就由我来担当这角色。”宋君听后说:“好。我受百姓赞美,你受百姓怨恨,这样一来我知道诸侯们就不会嘲笑我了。”之后,宋王专行赏赐,子罕专行责罚,没想到不久后宋国上上下下都亲近子罕,最后,子罕不费吹灰之力就夺取了宋国的政权。

为何专行责罚之事的子罕能比专行赏赐之事的宋王更能赢得民心呢?辩证来看,惩戒与奖赏既不可分割,也可以相互转换。故事中,宋王就是割裂了两者的关系,看轻了惩戒的作用,而子罕适当运用了为人所不喜的手段,为自己设立了威信,达到了同奖赏一样的效果,实现了赏罚的辩证统一,让自己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,一张一弛,是文武之道,一赏一罚,亦是并行之举。

常诫小诫是关爱不是伤害,我们做纪检监察工作更是要如此。监督执纪既要有惩前毖后的刚性,也要有治病救人的柔性关爱,对受到不实反映的干部要“证其清白”,使其轻装上阵;对问题轻微的干部要“当头棒喝”,及时批评教育;对犯了错误的干部要“治病救人”,帮其重建忠诚,让更多的党员干部在常罚常诫中警醒自律,不越雷池,做到防患于未然,才能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环境。(婺城区纪委监委派驻第四纪检监察组组长 金文胜)